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假期见闻作文

2019年05月06日 14:49

    (1)张登长于小赋,气宏而密,间不容发。(唐?李肇《唐国史补》卷下)

    C、《鲁滨孙漂流记》的主人公鲁滨孙热衷于航海,性格坚毅。他在小人国、大人国历险多年,吃尽千辛万苦,终于得到了可观的财富。

    ②奇才迭出,天外有天

    高考对于高三的学生而言,总是充满神秘感。过去我向那些走过高三的学长学姐询问高考的感觉时,听到最多的答案是:“就那样呗。”这真是一个模糊不清的答案。“那样”是哪样?但当我自己也经历了高考后,我才发现高考的确一点都不神秘。现在让我回想当时的情景,印象最深刻的是站在考场门口等待入场的场景,至于考试的记忆,真的已经模糊了。我只记得在第一科语文考试开考的前半个小时里,我还很紧张,心扑通扑通地跳,因此速度也比平常慢了点。我一开始有些慌,但当我做到主观题部分时,很快就沉浸在题中了,进入状态后,也就完全不紧张了,甚至忘了自己在考试。以后的每科差不多都这样,不是很紧张,就像平常做一套试卷一样。因为平常已经经历过各种状况,所以高考时遇到,自己也能比较从容地应对。就拿今年的文综来说吧,今年文综考得比较难,所以时间很紧,几乎有做不完的危险,但这并不是我第一次遇到,平时文综考试我就经常发生这样的状况。往往这个时候,我会在最后一两道题只答要点(一般都是政治主观题),虽然答得可能不完整,语言不准确,书写也潦草,但只要有要点,还是可以得分的,千万不能不答。所以,在高考场上,我在遇到同样的问题时也做出了类似的反应。另外,因为早就经历过这些状况,再发生时自己也不紧张。看来,平常多经历一些状况、多积累一些经验完全是好事啊。

    尽管如此,学生写作水平提升不明显,有些原地踏步,有些上上下下……写作不是折腾几下就能折腾起来的。写作教学慢热,非朝夕之功,不能一蹴而就。事实是学生虽然储备了一些写作知识、技巧,具体到习作时,又全照感觉走,什么铺垫、过渡、照应、细节描写、素材的选择、点题……全抛之脑后。也是,有时想想,自己写作时,似乎也没想那么多那么细,只是觉得这里要这样写就这样写了,那里要那样写就那样写了,写作知识、技巧也是靠边站。现在想来,若把该怎样细节描写,该怎样语言描写,该怎样过渡照应等等,内化为学生的能力固定下来,成为写作习惯就好啦。

    在采访了几位同学后,我作了如下总结:我发现家长们说的话形式不一,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是,说的都是家常话。网上有句话说甜言蜜语往往说给不相干的人听,真正心疼一个人,内心酸涩反而说不出来。大家看一下《背影》中的父亲是不是也有这个特点?于是顺着这个问题进入到对父亲人物形象的分析。

    游子悲其故乡,心怆恨以伤怀。 ―――东汉?班彪《北征赋》

  

    【三峡总览】:三峡,是万里长江一段山水壮丽的大峡谷,为中国十大风景名胜之一。三峡是瞿塘峡、巫峡、西陵峡的总称。它西起四川省奉节县的白帝城,东至湖北省宜昌市的南津关,跨奉节、巫山、巴东、秭归、宜昌五县市,全长约200公里,其中峡谷段90公里。它是长江风光的精华,神州山水中的瑰宝,长江三峡,无限风光:古人有“瞿塘雄,巫峡秀,西陵险”的说法,瞿塘峡的雄伟,巫峡的秀丽,西陵峡的险峻。古往今来,闪耀着迷人的光彩。

    诗的最后三旬是一般人最喜爱的。“苍”,青色。“苍苍”,深青色。青色而深,可见天高不可测。“茫茫”,广大貌,形容野旷无极。诗句虽以“苍苍’’形容“天”,以“茫茫”形容“野”,其实“苍苍”者岂止“天”,“野”亦“苍苍”。你看,“风吹草低见牛羊”,草何其茂密!可见“野”亦“苍苍”。同样,“茫茫”者岂止“野”,“天”亦“茫茫”。“天”如不“茫茫”,哪能“笼盖四野”?所以“天苍苍,野茫茫”两句,解释时应加以揉合,才能使苍天覆盖下一望无际的青青草原作最饱满的呈现。“风吹草低见牛羊”,是这首诗不能少的一句。没有这句,仿佛看戏,幕已拉起,布景已呈现在观众眼前,就是不见人物登场。必须人物登场,戏才上演。必须“风吹草低见牛羊”,这首诗才完成。真想不到这三句以“天苍苍,野茫茫”如此旷远无极的空间开始,通过“风吹草低”的途径,最后落在一群牛羊身上!妙哉妙哉!“吟成五个字,捻断数茎须”的苦吟诗人,恐怕就连捻断肋骨也写不出这般自然浑成的妙句吧?

    纵观苏轼禅思想的变化,是一个由感性——理性——实践的三阶段两转变的过程。第一阶段是谪居黄州之前的两个时期,此时,苏轼已能发出“年来渐识幽居味”颇得禅味的感叹,是对禅自然的、感性的体悟阶段。第二个时期是谪居黄州、自号东坡居士至贬谪惠州之前的这个时期,此时,他已经正式从东林总长老学禅,所作的禅诗已是“庐山烟雨浙江潮”之类富含禅理的作品,处于对禅的有意学习、理性的认知阶段。第三阶段是谪居惠州直至一生之终结,此时,苏轼已不仅在理性上悟禅,更在行为上身体力行的实施它,处于重新升华的感性阶段,洗尽了禅理的束缚,行平常之道,达到了“也无风雨也无晴”的禅境。

    到了高三的时候,我的数学已经非常稳定,每一次大考都在班上排前五。但如果仔细看我的试卷,就会发现我不是那种数学高手,因为那一两道难题我通常都不能解决。之所以能考到高分,完全是因为基础题我做得很好,76分的小题分,绝大部分时候我都能拿满。而且由于平时重视纠正过失性失误,我的计算准确率很高,所以即使考场上没有检查的时间,我也能保证做出的大题失误很少。在高考的时候,由于时间安排不合理,我在有些紧张的情况下,错了一道很简单的填空题,最后一个小题也没有完成,不过其他的分我都拿到了,这就够了。高考完后,不少学弟学妹在与我沟通时,几乎无一例外地提到了数学,有的甚至咬牙切齿地说:数学,就是数学让我的总分上不去。我都会告诉他们,你已经有了心理负担,当你将数学看作怎么也翻不过去的坎时,你已经输给了自己。困难永远都会存在,身边比自己强的人也比比皆是,我们不可能战胜所有的对手,所以能够战胜自己就是最大的成功。张晨一直都有这样的思想:当你全身心地投入一件事时,结果只是随之而来的副产品。到高考前,我们都知道担心没有用,每个人都只想认真地做好眼前事,当然结果也并不会亏待我们。

    二、 谅解与宽容学生的过激行为

    奥格?曼狄诺指出:"只要改变自己的信念,就能改变自己的生活。"

    外貌描写是把人的容貌(脸型、五官)、神情、身材、衣饰、仪表、姿势、风度等方面的某一部分或几个部分,用生动具体的语言描述出来。

    6、熟悉软件操作;

    3、创新缺少必要的时间支撑。

    故事四 冼东妹曾被误叫“洗车妹”

    狂人总是时时害怕着,提防着被人活生生地吃掉,作品具体写出了他的狂态:(1)变态的心理。他把平常人的交往如探视、抚摩都看作是吃人行为的一部分。如“一路上的人,都是如此。其中最凶的一个人,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我便从头直冷到脚跟,晓得他们布置,都已妥当了。”将别人善意的“笑”理解为暗藏杀机的吃人者的表面文章,完全背离了正常生活的心理轨道。(2)混乱的逻辑。狂人在这种变态的心理下,正常的逻辑必然会被打破,这就造成了逻辑的混乱。“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年;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全是发昏;然而须十分小心。不然,那赵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三十多年不见月光,从生活逻辑来说是不可能的,因此是荒唐的。“他”与“赵家的狗”没有必然的联系,那狗看“我”两眼更是与“我”不相干,但狂人却将他和“那狗”与“我怕”与“月光”的不见都联系了起来,组成一个三段论。这种将部分前提省略的做法,造成了三段论的不成立。(3)虚幻的幻觉。狂人即疯子,是生活在幻觉世界中的人。“我想:我同赵贵翁有什么仇,同路上的人又有什么仇;只有二十年以前,把古久先生的陈年流水簿子,踹了一脚,古久先生很不高兴。…….”“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

    故跳水王子田亮者,略有风貌,稍负流品。水技无人出其右,亦为时人所眷。坊间里巷遍传“亮晶晶”艳事,金风玉露,清池相逢。后有巨贾霍英东之长孙,名曰霍启刚者,厚美妍,贤慧骨,琴瑟友之,诗赋乐之,终抱得美人归。今岁奥运揽二金,霍家公公亲授冠勋,助花钿,嫁妆始成。

    当苗儿需要一杯水的时候,绝不送上一桶水;而当需要一桶水的时候,也绝不给予一杯水。适时,适量地给予,这是一个好园丁的技艺。我的老师,这也正是您的教育艺术。

    他们——这对特殊的父与子,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以至当我写作这篇命题作文《他们》时,记忆屏幕上立即闪现了他们和他们手中的五星红旗。

    32.周淑桦 “有缘千里来相逢。”淑桦是位性格内向腼腆可爱善良诚实的女孩,与你相处时感到犹如自己女儿般的温暖。事事为班集体和我着想。言不多,却给我以甜蜜。那甜甜的笑容让不安分的心可以静下心来。学习是恒信,付出会有回报。花样年华的你,要学会把目光放眼,美丽的花朵,错过的花季,不会再开,请三思而后行。

    张茵强调她是一个企业家,作为政协委员,她只在乎自己讲的是不是真话。尽管其坚称自己是为国家利益说话,但她也毫不讳言自己的为富人减税论调,并表示,个税太高将影响白领为国服务。

    1、小说第一段“这些凉气,来自汽车上方的通风管道,也来自车上乘客们的眼睛”,为什么乘客们的眼睛会使胥富产生这样的感觉?

    第二组上,有四个人分别表演: 猎人、猎狗和两只羚羊。他们以教室桌椅间的空行为崎岖山路,猎人和猎狗追逐羚羊把它们逼到讲台的绝崖边缘。这时,“老斑羚”说:“孩子来不及了,快从伯伯身上踏过去,完成飞渡”“不,伯伯,我不跳过去,我跳过去你就坠崖了,我不想永远看不到你”“孩子,你现在不是为自己活着,是为了我们的种族活着,跳!” “伯伯……”“孩子……”他们互相拥别,双双果断地完成飞渡。当时的气氛也很肃穆。演员和观众都沉浸在情境里。效果要比第一组好,同学们将掌声送给了他们。当然,这里也有小插曲,那就是表演猎狗的同学佝偻着腰,两手着地,真的做狗状爬行跳跃,还发出象狼狗一样的叫声,引得学生哈哈大笑。

    月亮拿着一把细长的弯弓,悄悄从山坳里爬了出来。露水闪着珍珠般的莹光,垂挂在岸边的叶尖上,它是月亮从天上射落的星星吗?

    六

    一堂以“教会学生学习”为目标的语文课,带来戏剧性的人生变化

    在语文教学过程中,我们应该突出的是能够给予学生对他们成长最有益的东西,我们要教授的是文本的核心价值。一堂课的价值的多方面的。就语文而言,有体味语言训练表达的价值,有丰富思想净化心灵的价值,有了解历史学习文化的价值。但课堂时间有限,我们必须立足文本,充分考虑到学情以及自身教学的特点,确立能够统帅课堂的核心价值。在此基础上,把时间更多的留给学生,培养他们自主学习的能力,让他们在教师的点拨与自主的思考中完成学习,把传统的教学变成师生共同的研究。课堂教学必须关注学生的生命价值,给学生以主动探索、自主支配的时间和空间,借此来构建平等、合作、民主的良好的师生关系。

    与科学家不自由相关的正是“官本位”思想作祟,“在中国常常是这样的情况:当某学者完成出色的工作后,最常见的奖励便是将他提升为系主任或研究所长,不久之后更升迁为政府高层。这些出色的学者当了领导之后,肩负行政重担,文山会海、上下级的迎来送往、政府定期听取他们的意见等等,花去他们不少时间,常常令他们繁重得透不过气。”

    开展分类帮扶,提高学生资助实效性。统计分析学生实际困难,重点关心经济困难学生、学习困难学生、适应困难少数民族学生、贫困地区发展困难学生四类群体,进行分类资助帮扶。主动帮助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进行助学金、助学贷款、临时困难补助申请,提供勤工助学岗位,每年资助返乡路费。针对家庭贫困学生英语学习困难问题,开展英语四六级免费培训,近五年共办免费培训班10期,学员达到2000余人。针对少数民族地区贫困学生学习生活适应问题,成立少数民族学生成长社,开展少数民族学生论坛、学术沙龙10余场。针对老少边穷地区贫困学生,设立学生综合素质培训中心,开展公关礼仪、演讲朗诵、公文写作等综合能力培训20余场。

    5、重视创设语文学习的环境,沟通课本内外、课堂内外、学校内外的联系,拓宽学习渠道,增加学生语文实践的机会。

    我觉得我校09年入学的汉生已足够幸运,其他科目我暂且不提,只就英语一门学科就可以让这一届的学生们受益终生了。其原因是教他们外语的赵兴老师有着专业英语学识、高度的责任感和高超的教育艺术,其成绩的提高也是理所当然了。在我以往所带的班级中,到了八年级每次月考班级中有5、6名学生及格,那便是学生本人和班主任的荣耀了,但这次期中考试我们班级英语有13人及格,其中刘阳、李小芳的成绩分别是103、101分,年级组冠、亚军的奖牌也由她们二人摘取,而刘阳的成绩还达到了优秀。我不认为这是偶然,而是师生共同的努力的结果。如果在以往的班级中,还真有些可望而不可及,但现在的班级中能有这样的成绩对于英语还略微涉猎的我来说也是莫大的欣慰。

    如何开阔一个语文教师的文化视野,我们也不是没有现成的榜样。例如霍邱一中的赵克明教师,他始终在教学之余,不忘学习和写作,报纸杂志常常出现他所写的文章。我觉得赵老师最大的特点,不是他在职业范围内所做的那些具体的教学工作,而是他有一种开阔的文化视野,他能够从中把握到一种精神并把它体现在自己的语文教学当中,这是难能可贵的。

    在刚进入高三的时候,我们容易进入的误区是,由于受急功近利、急于求成的心态的影响,或者是把高三的艰苦性过分夸大,以至于在自己的学习生活方式上做出过于剧烈的转变,过量地加大学习强度、延长学习时间,或者是给自己施加过大的心理压力。例如,高二时本来是有规律地晚上十一点睡觉,高三的时候害怕自己不能赶上那些开夜车的同学而无限后延睡觉时间;高二时各科已经有一些固定使用的参考书,高三时却又大量地购买教辅资料和各类习题;以前习惯于保持平常心或者制定偏低的目标,高三时突然开始设定较高的期望,并且时刻提醒自己要冲刺、要考上某某大学等等。这些做法让高三的学习一开始就超过了自己身心所能够承受的强度,往往会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这样的剧烈转变所确立起的新的学习生活方式不但不能持久,而且会让我们很快产生疲惫、失望等感觉,使我们高三的学习生活不能够进入正常轨道而有序展开。

    把更多的爱给“问题”学生,用爱心去温暖他们,去鼓励他们。就一般而言,好学生易受到老师的偏爱,而“问题”学生容易遭到老师爱的忽视。做为班主任不仅要给好学生锦上添花,更要给差学生雪中送炭。“问题”学生本来就是一个心理薄弱,心灵荒芜的群体,作为老师只有给他们更多的爱,才能使他们心灵的沙漠上长满绿洲。

    目标是黑夜中的北极星,给我们的人生指出正确的方向;目标是春日清晨的太阳,给我们带来温暖与希望;目标是久旱后的甘霖,为我们输送强大的力量。

    大病初愈的毛泽东于10月18日傍晚,和张闻天、王稼祥在一起,紧随中央纵队,迈出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后来,张闻天回忆说:“在出发以前,博古等曾要把我们一律分散到各军团去,后因毛泽东的提议而未分散。”毛泽东的这一提议,后来在“遵义会议”前夕起了关键性作用。历史最终选择了毛泽东。

    通过实际运用,语文课堂上答案不再是惟一,学生拥有了自主思想的权利;语文课堂上不用再等待老师的金口玉言来宣判他们思考结果的生死;语文课堂充满了新奇的变数,他们成了把握课堂进程的主导者;语文课堂上涌动起不羁的思想,闪烁着灵性的火花;语文课堂上沉默生变主动了,调皮生变可爱了;仿佛有一支点石成金的手指,让一切的灰暗变得有了迷人的光彩,有了无可言表的灵性。学生改变了坐等现成的心态,他们在积极主动中获得成就感从而激发了求知的兴趣。

    推荐语:人类的文明从何起源,不同文明形态下的教育、文化、经济、艺术又有哪些特点?本书以跨越时空的宏大篇幅,从独具匠心的新颖角度和细腻优雅的习作手法,呈现了五千年来人类文明的发展之路。这对提升读者的人文素养和思辨力来说,颇有价值。

    永远的港湾(2)

   长期以来,在分析《智取生辰纲》(下称《智取》)的线索时,存在一种似是而非的说法,即小说的这一节选部分为双线结构,有一条“暗线”:

    我不禁拍案叫绝!何士光确实是一位以“小”见大,善于从生活的细微平常处感受变革之风,发掘、发现不平常事物的作者;善于调动自己丰富的生活积累,在有限的篇幅里(这篇小说仅七千字),一瞬间集中了那样多的生活,展示了乡场上几个人物迥然不同的性格历程!写小说譬如揉面,他是很会掌握松紧、弹性、力度的人;譬如作曲,他是颇会掌握节奏快慢疾徐、音调抑扬顿挫的人。我读这篇小说稿如欣赏一首乐曲,明显地感觉,它是由压抑、沉郁、沉闷,渐进到开朗、昂奋、明快;由“乌云四合”,演变到“云散天开”。没有对乡场上层、底层诸种人物生活熟透、了解,不可能做到描写时掌握恰当的分寸、火候;也不可能“一瞬间集中那样多的生活”,并做到有节律,分轻重、疾徐,从容有致地展开。这正是写小说的硬工夫、真工夫所在。何士光虽是从未见过面的陌生新作者,可是从《乡场上》这篇看,他已是一位生活有较深功底,艺术有相当历练的作者,可以期待他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读他这篇小说,我马上联想到50年代初期贵州一位善于描写乡土的作家石果,他的短篇小说《喜期》、《风波》、《官福店》,曾在《人民文学》以显著地位发表。再自然是那位描写四川乡场的圣手,老作家沙汀。何士光的笔墨,明确地可以看出有这位老作家的影响。正在编的《人民文学》1980年第8期,恰好缺一篇头条小说,我觉得何士光的《乡场上》做这期小说的头题当之无愧,很快获得主编的首肯。次年春天,《乡场上》没有争议地荣获1980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

    要先借助注释和工具书读懂课文大意,然后在反复诵读中领会它们丰富的内涵和精荚的语言,并积累一些常用的文言词语。

    在我的意念中,作文课天然有四种类型:

    从文章的意思看,作者发现了当时士大夫们的智慧比不上巫医乐师百工之人的原因了吗?很显然,作者发现了。这个原因就是巫医乐师百工之人“不耻相师”,而士大夫们是“曰师曰弟子云者,则群聚而笑之”,以互相学习为耻。——明显的证据就是,《师说》为了强调从师学习的重要性,用了三组对比。一组是“古之圣人”与“今之众人”,“圣人”本就聪明还在拜师学习,“众人”本不出众却“耻学于师”,所以圣人更聪明、众人更愚蠢;二组是为子择师与自身耻师,批评了自身耻于学习的不高明;三组就是这士大夫与巫医乐师百工之人,详写士大夫不从师学习的行为与言语,刻画了盲目自信、心理阴暗、不学无术的士大夫阶层的丑陋形象,表达了强烈的讽刺、指斥与警告。

   伟大的教育家陶行之先生曾经说过“没有爱就没有教育”。在担任15年的班主任工作中,我总结出了以下几点经验。

    把握新时期语文教学的新动向,加强学科教学科研工作,强化备课组的功能,提高全组教师的业务水平,集思广益,博采众长;充分运用语文教学规律,加强学生思想道德教育以及审美情趣的教育。

    作为游记文,固然要描写山川风物之美,《赤壁赋》也确乎使我们从它所刻画的自然景色中获得了艺术享受,但是,如果文章仅仅停留在山川风物本身,那意义与价值毕竟还是有限的,而《赤壁赋》则正是通过赤壁之游以表达对宇宙人生的见解。作者对宇宙人生的见解,我们当然不会完全赞同,然而难能可贵的是作者在走出监狱到达流放地而几乎丧失人身自由的情况下,一点也不灰心丧气,并且那么坦荡、旷达,具有强烈的生活信念。尤为难能可贵的是作者表达对宇宙人生的见解并没有脱离赤壁之游的特定环境、条件,而把理论的反复申述跟感情的起伏变化及文章的层次结构有机地统一起来,使抽象的观点具有形象性与感染力,并把读者带进一种颇有几分迷幻色彩的艺术境界。这,就是哲理与诗情的高度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