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秋天的怀念优秀教案

2019年04月18日 14:48

    为探求语文设科的真正使命,推进语文学科的现代化进程,现代语文教育的先驱者们付出了艰辛的努力。早在1917年刘半农先生在北大预科进行语文教学实验改革的时候,就把语文教学的宗旨定为:“只求在短时期内使学生人人能看通人应看之书,及其职业上所必看之书;人人能作通人应作之文,及职业上所必作之文。”〔3〕1925年,朱自清在《中等学校国文教学的几个问题》一文中说:“我以为中学国文教学的目的只须这样说明:(1)养成读书思想和表现的习惯或能力;(2)‘发展思想,涵育情感。’这后一条原是穆先生所举出的;但他将所要发展的思想,所要涵育的情感,一一规定,我觉可以不必,只大体说明好了。这两个目的之中,后者是与他科相共的,前者才是国文科所特有的;而在分科的原则上说,前者是主要的;换句话说,我们在实施时,这两个目的是不应分离的,且不应分轻重的。但在论理上,我们须认前者为主要的。”〔4〕1942年叶圣陶在《略谈学习国文》一文中说:“从国文科,咱们将得到什么知识,养成什么习惯呢?简括地说,只有两项,一项是阅读,又一项是写作。……这两项的知识和习惯,他种学科是不负授与和训练的责任的,这是国文科专责。”〔5〕他们都努力将语文教学从传统的宗经征圣中剥离出来,从义理教育中解脱出来,使语文学科的职责明晰化。

    另一个定位变化则是教育的行政化和层级化,这对老师群体的影响十分之大。行政化带来的权力差别,导致了许多老师渴望走上行政岗位,进而希望成为校长,校长又希望能够进入教育行政系统,进而在行政级别上不断“进步”。这无疑会使得整个老师群体展示出官僚化、衙门化的一面,想不挨骂都难。

    赶快把这语文选择题丢进历史的垃圾堆里吧!

    你怎么看chimerica(中美国)这个单词?

    杨东平:非常关注。目前教育上诸多问题都与教育体制改革滞后有密切关系。

    自立和责任,是美国教育的核心精神与价值系统,是孩子从小教育的基点。因此,我们会看到美国的孩子,一般刚刚出生没几天,就被父母放在独立的房间,任孩子如何哭闹都不会让孩子和父母同床或同屋而寝。这在我们看来,几乎不近人情。如果孩子在学步期间跌倒了,很少见到美国家长大呼小叫地跑过去扶起孩子,关切地去问摔着没有,他们会笑着招着手让孩子自己爬起来,认为这是正常的,是孩子必须经过的一步。而我们则希望孩子最好一次跤也不要跌才好,哪怕家长自己再含辛茹苦,也得让孩子长在蜜罐里,不能比别人家的孩子差,尤其不能在起跑线上比别人差。在疼爱和宠爱之间,我们的天平从来都是倾斜的,尤其我们大多数家庭是独生子女,这种宠爱无疑使得孩子自立的能力与责任的精神日渐欠缺,甚至减退,而不少孩子更易于出现心理的疾病和性格的偏执表现,在他们长大成人后,责任感的缺失,便从教育问题演变成为社会问题。可以说,在这方面,虽然在新时期的教育改革实践中我们尽可能在努力,但是,无论在全社会,还是在个体家庭,依然是我们教育的短板。

    现行的中小学教师编制标准政策是2001年制订的。按照这个标准,城市、县镇和农村的生师比,小学分别是19∶1、21∶1和23∶1,初中生师比则为13.5∶1、16∶1和18∶1。“这一编制标准以压缩编制和效率优先、城市优先为导向,存在编制标准整体偏紧、城市偏向和城乡严重倒挂的突出缺陷。”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庞丽娟代表说。

    张敏强认为,就目前而言,社会上的奥数班已经开始变味,其中有两点原因,其一就是因为目前奥数班跟高考已经挂钩,如果你的奥数成绩好就可以免试就读好的大学。另外就是奥数跟家长挂钩,家长认为孩子进入的奥数班就可有好的成绩,所以家长就让孩子去学习。

    完善援建工作机制。设立对口支援工作领导小组,每年单列对口支援经费,定期召开工作例会。将对口支援工作纳入学校事业发展规划,制定对口支援工作管理办法、执行计划书、任务安排表及工作方案等。严格对口支援工作日常管理,坚持有工作目标、具体措施、总结反馈、交流回访和资金保障。推动对口支援工作“重心下移”,依托综合实力较强学院与学科专业,由学院党政一把手负责,形成“校校对接、院院联系”校院两级的对口支援工作体系,确保工作针对性与实效性。

    由于应试教育的影响,我国中小学写字教育和中小学生的写字状况令人担忧。目前,写字课普遍被取消,多数学生的写字水平越来越差。全国人大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建议,由教育部出台文件,把写字课纳入全国中小学正式的课程表中,在日常考试和中考(笔试)时,对卷面书写状况和水平至少安排一定的分数予以评定,高考的作文也要把卷面书写作为标准之一。

  在目前找不到更公平、更合理的人才选拔模式之前,高考是必然的。考生自然应该好好考,教师更应该好好评卷。

    选择题是标准化考试里的超级法宝,以其考查信息量大、答案标准、阅卷快捷而受到急功近利之中国教育界的青睐,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被美国作为糟粕抛弃了的时候,我们却把它当作“真经”取了回来,以行政手段在全国轰轰烈烈地推广起来。实行了二十多年,标准化考试的弊端早为各界有识之士声讨不已。尽管有所收敛,但其阴魂依然不散。尤其可笑的是,现在的语文高考试题里,第一卷还是选择题,题数有10个,分值有30分之多。可别小看了这30分,在一定程度上它决定着考生高考语文分数的高低。

    “茶亦醉人何必酒,书能香我不须花”。学生们在浓浓书香中快乐地成长,相信未来,现代实验学校的校园会因为有了书香而更加郁郁葱葱,芬芳迷人!

    总之,只要下定决心,在未来的10年中,推行12年义务教育,并非不能,而在于政府为不为。对于“有效时间”长达10年以上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刚要的制订来说,这一牵涉到教育基本责任、培养怎样的劳动者的问题,有必要深入思考。

    记者:“依法追究父母或其他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的责任”,《意见》提出这一点的目的是什么?

    时间:2016-05-10作者:易坤权来源:《教育家》杂志2016年5月号什么是教育的“不同”?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奖得主钱德拉塞卡在《莎士比亚、牛顿和贝多芬:不同的创造模式》中谈到这三人都在各自的领域内达到了人类成就的顶峰,但这些辉煌成就的创造模式是完全不同的。教育理应特色鲜明、崇尚个性,成为种种“不同”生长的沃土,从人本性、多样性、差异性、动态性去包容、培育、成就学生的“不同”。

    这样的声音说明了无论是基层还是中央,均对教育的理想状态有了清晰的认识,难就难在改进的过程。几年前,曾有广东省副省长宋海另类发声,称取消择校费将使富人占便宜,没权、没钱、没势的人家的孩子将更没办法享受到优质教育资源,这引起一波讨论,其就事论事的说法有一定现实道理,却将逻辑弄反,错在根上,因而也不被赞同;同样是几年前,重庆以发文限制择校费上限的方式,试图将择校费的肆无忌惮的收取作“程度”上的阻滞,但却被批“反而使一种非法收费获得了形式上的合格证”,所以也没有从本质上校正这一难题。

    另一些人则认为目前师生关系紧张与学生是不是“消费者”无关。因为我国历史上的教育主要是私塾形式,先生自然靠学生的学费糊口,但恰恰是私塾时代奠定了尊师重教的基础,当时的口号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不是一个人的战斗(2)

    最后要肯定的是,李老师提出的问题非常有价值,这一追问对办好各类学校亦很有价值。但拿学校比医院,拿教育比医疗,拿学生比病人,看似合理,实可商榷。医生治病,主要是技术问题;教师育人,是复杂的综合问题。重病患者选择好医院与“好”学生选择“好”学校都是一种自然选择。好学校招“好”学生恰似好医院治疗疑难杂症,正是着眼于技术层面的知识传授,但并不意味着知识传授之外学校就万事大吉。不同类型的学校,其核心任务不会有根本不同,因此其核心价值也不会有本质区别。学校不是擂台,没有必要通过升学率的高低来决出胜负以彰显英雄主义,而应通过改革评价方式,从教育服务品质和服务供给侧来全面评价学校和教师,使教育回归其本质属性,使所有的学校都有存在的价值。

    2010年,“切实缩小校际差距,着力解决择校问题”被写入《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义务教育法以及有关地方政策、法规,也已作出明确规定和部署。然而,多年以来,“不输在起跑线上”的理念,对“牛校牛孩”的强烈追求,使得“虎妈”、“变态娘”越来越多,形成了巨大的惯性;再者,择校已经形成了庞大的社会利益链,动谁的“奶酪”都不容易。

    ⑷有创新

    18.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刘禹锡

     有人说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哥本哈根峰会是一场政治博弈,你怎么看?

    据了解,一些高中学校为了提高“北清率”,会开设由“尖子”学生组成的“实验班”“火箭班”,配备最优质教师资源,“精准”冲刺。

    当年,彭广森就任涿鹿中学校长。2009年,彭广森带领一批教师先后去了杜郎口中学、昌乐二中等20多所全国课改名校学习经验。

    记者:书籍是人类文明攀升的阶梯,每年都要过的图书日是世界性的,对于中国来说,我们总应该为它寻找或创造一些中国特色,您对此有何看法?

    一、教学建议

    依据啥?

  在目前找不到更公平、更合理的人才选拔模式之前,高考是必然的。考生自然应该好好考,教师更应该好好评卷。

    要学好语文,就要珍惜每一个生活细节,用乐观的眼睛去看世间的一切。语文就是思想,语文就是生活,语文就是你这个人。学习语文,就是在塑造自己的灵魂。

    在强调依法治教和依法办学的背景下,近年来,各地基层教育管理部门都在强调,不准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以考试选拔方式招收新生;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必须按常态平行分班,严禁按照考试成绩分快慢班、实验班等。

    6月,余秋雨在博客发表“含泪劝告请愿灾民”博文引起轩然大波,他随即被冠以“余含泪”称谓,和在报纸发表“纵做鬼,也幸福”的山东省作协副主席王兆山,成为2008年最为公众所诟病的文化名人。由此牵出的文化名人的公众形象问题,也成为今年值得注意的一个文化话题。

    法制观念淡薄有限经费被乱花

    中国农业大学生命科学研究中心是我国生命科学教学和科研的重要基地。胡锦涛来到设在这里的功能基因组平台实验室,认真观看水稻基因表达分析演示和玉米幼穗早期分化扫描照片等,了解农业前沿科研最新进展。

    站在全球视角看,按培养目标的不同我们可以把教育模式大致划分成两类,一种是培养人才的教育,一种是培养奴才的教育,两种教育模式隔太平洋相望,一个在美国,另一个在北韩(误会了吧,我没说在西韩)。人才成长取决于教育内容、教育环境和教育手段;教育内容、教育环境和教育手段取决于教育目标;教育目标又取决于政治体制的需要。所以,有什么样的政治体制就决定了在教育产业链上的终端产品是有“独立思想,自由精神”的人才,还是肉体上被奴役,思想上被阉割的奴才。就以朝鲜为例,金家三代人通过暴力胁迫、封锁信息、掩盖真相、导向舆论等等专制手段,成功地把全体国人的身体与思想一起打包关进笼子里。而与朝鲜完全相反,美国对外来人口(美国是移民国家)无论在身体上还是思想上都能海纳百川,兼容并蓄,能开发每一个人的最大潜能。两种教育成果大家都看到了,美国人在物质上很有钱,精神上表现为可以整天以骂总统为乐,而北韩人在生活上忍饥挨饿,在精神上却表现为一见金三胖就激动得痛哭流泣。由于培养目标的不同,从结果上看美朝两种教育都取得了成功。

    5、职业规划意识不够强:相比于过去,今天的大学生就业观念已发生很大的变化,这和我们国家经济发展的趋势、人才市场的逐渐完善、选择多元化的趋势相吻合。很多大学本科在校生对于以后的就业有模糊的打算,还有一些没有做任何的打算,而真正有明确规划的人却只占很少的一部分。

    倒是那些被鲁迅所喜欢的人,解放以后就都倒大霉了。比如丁玲、冯雪峰是右派,而被鲁迅引以为战友的瞿秋白,“文革”时从烈士一下子变成了“不足为训”的叛徒。

    2.合法的自由选举产生的立法机关按照民主程序通过决议。

    为了多部门通力协作,这份名为《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导意见》的文件,由九个部门共同发出,除了教育部,还包括中央综治办、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民政部、司法部、共青团中央和全国妇联。

    2.2 知道应该从日常的点滴做起实现人生的意义,体会生命的价值。

    反思“我们进行了反思,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认为还是工作方式方法上太急躁了。”涿鹿县教科局副局长许世民说,“必须要承认,教育是有规律的。”

    三是加强教师队伍建设。对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实行绩效工资制度,提高1200万中小学教师待遇,中央财政为此将投入120亿元,地方财政也要增加投入。

    记:或许我们首先应该先问一问,文理分科这样的现实究竟是怎么形成的?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中人集团建设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李永忠善于算账。这一次“两会”,财政预算让他算出了名堂。

    强化课程体系建设。以“通专平衡、通专相宜”为原则,加强课程体系建设,构建核心素质课、核心基础课、专业核心课三类核心课程体系,以此为抓手辐射全校课程改革。已开设核心素质课40门、核心课程500门,由院士、教学名师授课,搭建学生与院士、名师对话平台。推进教学方式方法改革,转变学生学习模式,完善虚拟实验教学,鼓励教师积极开展小班教学、小班研讨、翻转课堂等混合式教学方式改革。完善转专业政策,实施更为自由的选课制度,鼓励本科生开展科研,开设本科生创业指导课程,加强创新创业教育。

    7月5日,涿鹿县委常委会议研究决定:一是全面停止“三疑三探”模式教学改革。二是县委成立专门工作组深入到学校、教师、学生、家长之中进行调查研究,对当前存在的问题给予研究解决。

    二是“以智论德”,不管班主任平时做了多么深入扎实的学生思想工作,不管这些工作带来了多么良好的班风,只要考试成绩不理想,尽管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往往一律归咎于班主任,其工作便被“一票否决”。

    (二)强调联系生活实际

  今天有位老师告诉我,说重庆市今年应届高中毕业生中竟然有上万名学生没有报名高考;问我有什么想法。我说这刚好证明了中国高考制度的失败,到了应该全面废除高考的时候了;因为大学文凭长期以来是我们就业的金牌通行证,所以才吸引大家涌挤到这个独木桥上;在就业如此艰难的情况下,大学文凭早就失去了作用;有的大学生还不如农民工,因为农民工还有单位要;而大学生却没有单位要。现实教育了那些家境贫寒的学子,读大学还不如提前加入到农民工的队伍。我们上大学本来就是看中的是就业通行证,而当这个通行证没有任何价值的时候;我们还会去拥挤到高考的独木桥上吗,因为你拿到的大学文凭也无法就业;相反上大学却成为一种新的负担。在这样的现实情况下,我们的高考还有啥用呢。